郑州东武太极研修院_陈氏太极拳_陈式太极拳_东武太极_张东武_太极拳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 武林资讯 >

父母养育恩,师情似海深。

时间:2015-12-07 17:14来源:未知 作者:郑州东武太极研修 点击:
父母养育恩,师情似海深。 恩师,您在哪里 --------文/英如本 恩师,您在哪里 每当我在夜半寂静,陷入深思之时,师父的音容笑貌、安详文雅,便萦绕在我的脑海。 恩师,您在哪里 每

父母养育恩,师情似海深。

恩师,您在哪里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------文/英如本

  恩师,您在哪里……

  每当我在夜半寂静,陷入深思之时,师父的音容笑貌、安详文雅,便萦绕在我的脑海。

恩师,您在哪里……

每当我在心情惆怅,感伤涌怀之际,师父的那句“要自强、要自信”便言犹在耳。

恩师,您在哪里……

每当我在工作中遇到了羁绊、受到了挫折之时,师父那刚毅凛然、不屈不挠、铮铮铁骨、处变不惊、泰然处之的风范便涌上我的心头。

恩师,您在哪里……

每当我在生活中碰到了坎坷、逢到了临渊之时,师父的坚强不息、大气浩然之雄风便光盈我的肺腑。

恩师,您在哪里……

“三呼不醒严师梦,永世唯留孤徒哀。”师父走了,永远的走了!走的那样安详,那样从容。走的包括我在内的弟子们仰望极乐世界垂泪,遥望南海星沉默哀。

“师去大名留青史,吾等何处别音容。”师父走了,永远的走了!走的那样溘然,那样急促。足令我们这些弟子们闻之噩耗,顿足疾首。

恩师,您在哪里……

“悲声难挽流云往,哭音相随野鹤飞.”疼之恸之,思之念之,师父真的永远的走了!想见师父只能在幻觉中,只能在睡梦中……

我不止一次的梦见师父,每每梦之,不是笑谈人生,就是倾叙师徒之情,但每每南柯即逝之时,不禁恸淚潸然,泣血盈襟。

再也见不到师父了!但不尽然,梦中常寻,梦中常见,师父永远的走了,他却永远的活在我们心中……

 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少小拜师

少小的我,顽皮淘气,这大概是大多数孩子共同的天赋。因此我深得祖辈们的呵护,父母的疼爱,师父的关注。在我的最初记忆里,师父占据了我所有朦胧记忆的一半空间。记得小时候,我们这些泥孩子,光腚猴儿,常去师父悬壶济世的医疗所玩耍,师父对我们这些不谙世事的蒙童,和气可亲,疼爱至极。教我们儿歌,逗我们取乐,有时我们玩的过火了,师父便会哄骗我们离去,以免分散了他的精力,为患者治病。“总角”之时,无所畏忌,但到了南学求读,稍稍懂事之时,便很少去师父的诊所里嬉戏了。

结识师父,三生有幸,拜师习武,那便是偶然了。记得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(当时是八岁),由于过于顽皮,我的脚脖子崴了,不敢走路,疼痛难忍,师父便用针刺,艾灸,拔火罐等法,很快将我的脚脖子治好了。当我母亲要付医疗费时,师父拒收,说了一句“让这孩子与我习武吧!也好强身健体,以后就不会有什么闪失了。”没想到母亲当即表示同意,于是幼小的我,不知道叩头拜师为何意,便加入了师父的行伍了。

那时的习武可以说是秘密的,或者是半公开的。因为当时的社会形势不允许。比如拜把兄弟、干姊妹、随意拜师等等。都会被锁定为拉帮结伙,搞小团体的嫌疑,弄不好会栽跟头。所以,我们这些跟师父学武的少小顽童谁也不说师父是谁。都是利用一早一晚放学的时间或寒暑假时习武。在指导我们练武时,师父从未发过脾气,而是谆谆诱导,让我们提高悟性,并根据每个人的身体素质和条件,分别指导,有学棍的,学刀的,学剑的,还有学枪的,学鞭的……十八般武艺样样都有。学习中,师父没有让我们因习武而荒废了学业——文化课。而是督导和教育我们热爱文化学习,合理利用时间,做到学习、习武两不误。除了个别人因贪玩而耽误了学习外,绝大多数人都能够做到文化学习有很大进步。

习武人非常重视讲究武德,这是师父严格教诲的一件事。他教导我们,习武之人,是为了健体强身,报效祖国,而绝不是为了行凶作恶,恃强凌弱,凡是后者,一律逐出师门,永不再要。在我们这群孩子里,的确有几个害群之马,出于乡里乡亲,碍于情面,师父不得不答应这几个人的父母恳求,收下教其习武,在师父的教导下,这几个人大部分都改邪归正,重新做人。但也有这么两个人,习武在他俩看来,就是为了打人的,师父及时发现,及时把他俩逐出师门,避免了他们日后羽翼丰满,横行乡里。果然不出师父所料,这两人长大后凭着师父教给他们的皮毛功夫,打七挟八,先后坐了班房。

师父对于品德端正,勤学苦练的孩子们,是呵护有加,疼爱有加。会单独给予“吃小灶”。即“爱徒”,我便是其中的一个。

在我的记忆中,师父每传授给我们一招一式,都是严格要求我们做到,来不得半点马虎。并根据个人条件,重点苦练一门器械,使我们这些弟子们身怀绝技,各有千秋,做到整齐划一,优势互补,以至于日后他的12位爱徒(解成金,郑金苍,薛维平,刘廷银,焦振忠,杜玉典,葛锦旗,朱效敏,许宝军,丁秀山,周焕刚,英如本),成了他门下的得力助手,他每次出去会友,总会带着我们一同前往。当年拍摄《少林寺》电影的主要演员:邱方俭,牛怀录,于海,于承惠来郯城时,师父带着我们一起去向他们学习,切磋武艺,取长补短,使我们的武艺大幅度提高,日臻成熟。

我的名字“英如本”是师父给取的,他说他为我取这一名字的含义是永远不要忘本之意。他时常告诫我们要“知福、惜福、造福”,要“知恩、感恩、报恩、施恩”。少小无知,悟不出什么道理,老大长成,才知其真正的端倪所在,这一师父教诲的真谛,造就我一生的为人准则。

师父教授我们武艺,是丝毫不要我们任何回报的。在我的少年时代,我只给师父送过一次礼(成家立业后的礼尚往来应另当别论),那是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,已经半大不小了,懂得了报恩,于是我和几位练武的小伙伴们商议着在这年中秋节前给师父送礼:送什么呢?商量来商量去,准备给师父每人送两斤月饼去。那时候月饼比现在便宜,大概在五六毛钱一斤。但再便宜也得用钱买呀!我央求父母,想求他们允许,父母无奈,只是摇头叹息,无能为力。要知道那时在生产队里干活,挣了一天的工分还不值一毛钱,“鸡腚眼子当银行”的岁月,买月饼要花去一元多钱,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.没法子,我做了一生中唯一的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瞒着父母偷了家中的一小袋高粱,求本村的老奶奶拿到集市上卖了,买了二斤月饼送给了师父,也不知道师父是怎么知道此事的(大概是这位老奶奶告诉的)师父收下月饼后表情木讷,眼圈红了,他语重心长的告诉我:徒儿啊,做人要诚实,千万不能做违背常理之事,你的父母也不容易啊。师父批评了我,后把月饼塞到我手中,说你送我我收下,我再送给你,你也收下,拿回家和你父母一块过个有月饼吃的中秋节吧。我无奈只得拿回来,告诉父母是我习武习的好,师父奖励的,撒谎骗过父母,他们更加坚定了让我习武的信心。

 

 

 

悬壶济世,扶危济贫

悬壶济世,普度众生,这是师父自从嵩山少林寺当和尚还俗回乡之后,坚信的一个宗旨。

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,乡村的医疗条件相当落后,再加上当时的农民生活困难,根本无钱治病,以至于小病拖重,重病丧命,于是师父根据实际情况办起了便民惠民的乡村医疗所。

师父在少林寺出家当和尚期间,不但武学精湛,而且还禅悟出了医卜星象学,扎彩糊裱贴,吹打弹拉唱的真谛。这就为他在日后悬壶济世,普度众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“有钱无钱都看病,有钱就赏点,无钱不要分文”。这是师父向广大乡亲们许下的诺言。乡亲们有个头疼脑热,破皮红伤的,少不了找师父瞧。为了减轻乡亲们看病难的负担,师父便步行到田间,到荒野,到马陵山间去采集中草药,凡是用中草药为乡亲们治病的,他一律不收费。用西药的,他均按进价收费,不加一分钱的利润,有人问师父,你这是图的啥?师父说,不图什么,就图乡亲们有个好身体,图我能为乡亲们做些善事。

师父的医德是高尚的,在他眼里,只有病人,没有贫富贵贱之分。一次我们村有个好耍小聪明,且心术不正的半大小子(此人已遭报应,在这不便提名),经常以逮屁往别人鼻子上捂,或抓了一把屎以替别人打蚊子苍蝇为由拍在其脸上,搞一些令人厌恶的恶作剧戏弄人,这次他又想戏弄我的师父,这天他趁师父诊所里病人多的时机,他因右拇指扭伤,疼痛难忍,可他前来就诊时,偏偏伸出左拇指让师父看。师父没注意他会来这一套,便细心给他捏捏左拇指,说,没事,好了。此时这小子突然伸出右拇指说“左拇指没伤当然没事,好了,是右手”结果弄的众人哄堂大笑。弄得师父很没面子。但师父没有生气,又捏了捏他的右拇指,捏的这小子鬼哭狼嚎,跪地求饶,一个劲的说今后一定改。但他不听师父的多次劝诲,依然我行我素,继续搞一些伤风败俗的恶作剧戏弄人,积善之家必有余庆,积恶之家必有余殃!福祸无门,唯人自召。人在做天在看,人心即天。因果报应如影随形,多行不义必自毙。最终遭天谴,自食恶果。

有钱人看病,师父只收西药成本费,无钱人看病,师父分文不收。村民英如广患上了肺痨,当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的他,根本无钱医治,死死地扛着,直到丧失劳动能力。师父知道后,主动找上门,一边批评他不该有病不找师父看,一边为他诊治。英如广说出了心里话,我不是没钱吗?师父有些愠怒了,说我说问你要钱了么?没钱咱也得治!就这样,经过师父的精心调理,没花一分钱,终于把他从死神手中夺了回来。

师父这一生到底为多少人诊治过疾病,无人计算,也无法统计,但他救死扶伤的美德至今仍在乡亲们心目中传颂,令人难忘。

人都说,师父慈悲为怀,有一副菩萨心肠,这话放在师父身上绝不为过。师父在帮助了乡亲们解除病痛的同时,还恩泽于民,惠及乡里,不管谁遇到了什么样的生活困难,只要找到他,他都千方百计给予帮助,设法给予解决。有一个名叫张新房的小男孩,家住郯城马站前林村,与师父所住郑城后村相隔十里之遥,师父办鲁南武校时,张新房的爷爷领着他找到师父说“这孩子太可怜了,家中贫寒,可他很爱习武,我又没钱给他交学费,您能不能先收下他,学费的事我会慢慢想办法。”师父明白他话语里的意思,又发现这孩子很有悟性,便欣然收下了他。并和气的告诉他爷爷,不收学费,让孩子在这习文练武吧!就这样收下了张新房,张新房也不负众望每天坚持半文半武,中午还要回家喂猪,三年中风雨无阻,刻苦学文化,专心练武艺,终于如愿以偿的考上了上海体育学院,现在他已经是上海体育学院的博士生了。提起自己的成长,张新房不止一次的感慨道“没有素法大师的呵护,我哪有今天啊!”

 

 

 

 

千里寻师

十年动乱期间,噩运突然降临,师父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锒铛入狱。

当时,国家还属于法制紊乱时期,四人帮横行,社会上可以说是“群雄四起”争霸天下,不少亡命之徒和不法分子纷纷跳出,打七骂八,横行霸道,更可气的是,有些歹徒竟拉大旗做虎皮,打着是师父徒弟的旗号,肆意破坏,无恶不作,“我是徐祗法的徒弟”几乎成了他们的口头禅。殊不知他们打着师父的旗号去吓唬别人,也陷害了师父。“东霸天”便是师父的罪名,使他步入铁窗,遭受到非人的折磨、摧残。每每回忆起这段惨痛的铁窗生涯,师父总是悲愤交加,潸然泪下。

据师父说,他入狱后的三个月里成了“重点照顾”的对象,因为他会武术,不容小觑,天天吃小灶,18斤重的脚镣每日都钉的死死的,手铐从未开过,一日两餐时有时无,看守稍有不如意,便拿师父开涮,非打即骂,师父的精神遭受到了严重的摧残。这且不算,正直一批新的看守执勤,他们便把师父当做“活靶子”苦练基本功,每天不止一次的将师父捆来捆去,直到他们练就了娴熟的捆人技术为止。他们如此折磨师父,师父几乎到了精神崩溃,肉体致残的地步,当时一听到有人喊他的狱号,他的神经就会痉挛,麻木,呆滞。

就这样,师父饱受苦难,十个月后,被“无罪”释放时,是我们这些弟子用担架将他抬回了家。

师父遭受的打击太大了。

师父回家,静养休息,他苦苦的思索人生,满脑子茫然,他怨恨自己,不该从少林寺回来,不该当还俗曾……他决定重回少林寺,解脱外界对他精神上的羁绊。

在一个风高月黑之夜,师父噙着泪水,默默的跪拜双亲,瞒着家人,告别众乡亲,踏上了回归少林的征程。

师父的出走,师母只是知道他要去少林寺,至于他哪天走,师父是缄口不露的。他这一走,竟是三年啊!音信全无,没法联系,可能是思师切切,那段时节我夜夜做梦,老是梦见师父,在梦中与师父无话不谈,醒后泪流满面,近半个月的梦疑,使我萌生了寻找师父的念头。我决定去少林寺,去找我的师父,大有不找回师父誓不罢休的决心。

我带足干粮,重蹈师父的足迹,做起了千里寻师的梦想。

从郯城出发,途径徐州,郑州,辗转千里,终于在一天傍晚我到达了嵩山少林寺,我没当过和尚,不懂规矩,不敢造次,我跪在素喜老方丈面前,静等他手捻佛珠,默诵经文,等了好长时间,他才慢慢睁开眼睛,问我有什么事求他,我赶忙告诉我师父的名字,说明我是来找师父的。素喜大师这才告诉我师父不在这,而在河南登封县少室山,让我到那找他,此时已天黑了,况且嵩山距离少室山一百多里地,今晚是去不成了,我只能找地方先住下,决定第二天再去寻师父。

第二天一早,我踏上了去少室山的征程。终于见到了我梦寐已久的恩师,师父眼含热泪,一把把我揽在怀里,哽咽的问道:“孩子,你怎么来了?”我像失奶的孩子遇到久别的母亲一样,跪扑在师父的怀里,失声痛哭的说:“师父,我想您呀!”师父泪珠满腮的说:“好徒儿,为师何尝不想你们呀!”

师徒抱头痛哭,促膝长谈,似乎有说不完的心里话。整整一个星期,我未离开师父身旁,白天,我看师父教孩子们练武,晚上与他谈人生,谈生活。在此期间,师父还把我推荐给螳螂拳师李占元收为门下弟子,同时还和德虔大师切磋武艺。师父一直的观点是淡泊名利。他谆谆告诫与我:“一不求功名阵地,二不愿富贵惊天。但愿茅屋不漏,布衣常穿,樽不乏酒,厨不断烟,三两知己,与吾常谈,此愿足矣,别无求焉.”

师父的肺腑之言,令我醍醐灌顶,顿开茅塞,假如世上无有纷争,人人都能淡泊名利,该是多么和谐的社会呀!反观人生,走到了一生的尽头,你又能得到什么呢?还不是像我师父说的那样“铁甲将军夜渡关,朝臣夜露五更寒,日出三竿僧未起,看来名利不如闲,名利二字莫强求,争名夺利几时休,骑着毛驴思骏马,官至宰相盼王侯,到头来也只落荒郊土一丘。”

思之想之,不无道理。

师徒之情,言犹未尽,但终有一别。我跪在师父的怀里,大声哭喊着,师父咱们回家吧!何必在这深山老林受煎熬啊?弟子们想您呀!乡亲们等您回家啊!师父沉思良久,深情的说:“我还有一桩心愿未了,等我了却这桩心愿,再回不迟。”

我只能向师父磕头跪拜,一步一回首,泪别回郯。千里寻师,感慨万千“千里迢迢寻亲人,历数艰辛步少林,叩拜方丈素喜老,未见恩施主持人。再拜素喜老方丈,缘目未开问来人,道出家乡明细事,方知恩师在少林,峰头无乳半山巅,未知此山有洞天,如若解透此中机,不是神仙胜神仙。面见恩师纳头拜,泪似湘江湿衣衫……此中滋味酸甜苦辣,谁人解的开……”

 

 

 

兴武助文

恩师远离红尘,再入佛门,有他的真谛,有他的夙愿。一则远离嚣世,能静下心来参拜佛祖,修身善行,调理肌腑,还以健康;二则完成他的梦想,报效佛门。三年多的遁入佛门,他一刻也没有闲着,白天教孩子习文弄武,晚上挑灯修书。一千多个日日夜夜,他废寝忘食,完成了他凭记忆整理出濒临失传的《少林看家拳》,此拳术整个少林寺只有他一人会,如果不整理出来,将失传于世,乃成少林之憾事。

他除了著书立说,还出版了自己近300万字的《少林看家拳》、《少林秘笈》外,还与少林高僧一起编写出版了《少林八极拳》、《少林金刚拳》、《少林五合拳》等62本少林功夫方面的著作,共1800万字。

为了发扬少林传统功夫,振兴中华武术,广开门径,传拳授武,精心培育武术后备人才,师父的足迹几乎踏遍祖国大地。他把著书而得的十多万稿费,全部捐给了各级研究会举办的武术赛事。目的只有一个,弘扬武术。虽然他到头来只落得两手空空,但感到内心是着实的富有。

师父从少林寺重返家乡,便办起了以习文为主,练武为辅的全日制一至初中的“鲁南武术学院”,上千名学生,上百名教师,办学的艰辛,使师父一下子苍老了许多,我曾劝师父悠着点,他总是乐哈哈的说:“为了武术事业我只能这样了。”

辛勤的付出,必当得到丰厚的回报。鲁南武术学院在师父的精心打理下,经过几年的努力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学生,培育出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武术教练。在鲁南武术院的荣誉室里,至今仍陈列当年师父为院校赢得的奖杯,奖牌,证书。师父呕心沥血,为弘扬武术死而后已,做到鞠躬尽瘁的极致。仅全国性的武术比赛中,鲁南武术学院就拿到金银铜牌数百枚。

师父在办武校过程中,不但严格校风,注重整顿纪律,使他教授的学生踏入社会后,老实守法,做一个合格的公民,同时,也关注全县其他武术学院的办学动向。全县武术业升温,武术学校林立,尚武热浪一阵高过一阵,一个全民性的习武高潮兴起,此时的师父洞眼观察,这虽然是人们强身健体的好办法,也不免会给社会造成负面影响,弄不好会骚乱社会,给社会造成不必要动乱的危害。事实果然不出师父所料,一场大规模的械斗正剑拔弩张的酝酿着,那便是震惊鲁南的“三良闹沂武”(沂武河)。

当年樊加良,张慎良,杨丙良本是同一派的武术名人,各人均办起了武馆,互相沟通,关系倒也融洽。后来,只因各自的徒弟互相见面时各吹捧自己的师父本领大,互相诋毁对方师父而发生争执,发生了冲突,樊加良,张慎良的徒弟互相间发生殴斗,各自的徒弟回去后添枝加叶,进而激怒了各自的师父,互相下了通谍,定于樊埝村西北角的大栗园摆擂比武。虽然打上了“友谊第一,比赛第二”的幌子,实际却各自纠集上千人聚会,视对方为敌人,火药味十足,大有一触即发之势。夹在中间的武师杨丙良也带了他的几百名徒弟前往,但他左右不了樊、张二人,事态严峻,刻不容缓,他想起了我师父,于是,火速亲自来请我师父前往调解。临来时,他郑重地告诉樊、张,不等我回来,谁先动手,我就帮助另一方打谁。

杨丙良的话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,他走后,樊、张双方克制自己,只是各自研究械斗的战术,但谁也不愿去先打“第一枪”。

师父闻讯,深感事态严重,火速召集了包括我和徐勤军(该师兄曾任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文化参赞)在内的12名弟子,各携兵刃(当时,我们所使器械均不同)一同前往,到了擂台上,我们轮番上擂,亮出绝招,惊得樊、张、杨的徒弟们目瞪口呆,啧啧称奇,自叹不如。我们这样做,当然是师父事前安排好的,为师父扬威,起到震慑作用,好给师父留有空间去斡旋,从而达到双方偃旗息鼓的目的。

师父把樊、张、杨召集到一起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樊加良握着师父的手说“咱俩金砖不薄,玉瓦不厚,但我与张慎良这个老匹夫势不两立。”但经过师父一席良言相劝“咱们是一家人,人不亲义亲,义不亲刀把子亲,刀把子不亲两条腿亲,何必同室操戈,相煎何急,练武强身,报效祖国”,使其释怀,并转变了自己的态度。师父说:“我今天来,不是来比武论剑的,而是来讲明道理的,你们各自教诲你们的弟子,不要听信谗言,要团结,同一个师门,何苦呢?”通过师父的调解,樊、张二人握手言和,化干戈为玉帛,完美的制止了一次械斗事件。事后,杨丙良不无感叹地说:“沂武河畔论英雄,当年谁敢与争锋,唯有素法大师在,方使霪雨化春风”。

至今仍流传着“三良闹樊埝”的故事,可见,师父在众多武术前辈心中的地位有多重。

师徒情深

2012年6月8日上午8时30分师父不幸走完了他坎坷的人生之路,溘然仙逝。闻得噩耗,我们做弟子的无不悲恸至极,泪湿沾襟。师父的一生阅历颇深,几多磨难,尝透了人间的酸甜苦辣,领悟了佛祖的慈善友爱仁义。师父一生慈悲为怀,大仁大义,侠肝义胆,菩萨心肠,乐善好施,扶危济贫,悬壶济世,大行德广,厚德载物,屈己从人之量。付出为人俱多,利己之事全无,为我们这些弟子们树立榜样,为我们的人生指明了前进的方向。

记得刚拜师习武的那几年,每逢八月十五中秋节和春节,师父总是带着我,并拿上其他人送的礼品,让我和他一起将这些礼品分送给困难户、五保户及患有重病之人。我曾问过他为什么这么做,他告诉我:“为人要做善事,积德行善。是咱们的本分呐!”细细想来,师父说的在理,这为我以后愿做善事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

不知怎的,师父似乎对我特别的钟爱,一日不见,就要问我干吗去了。因此,师父每次出门总是带着我,让我陪伴左右,这让我从师父身上学到了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,领悟到了做人的真谛。

一次我随师父到了大埠岭这个地方,迎面碰到了两个玩世不恭,目空一切的小伙子,他们骑车与师父擦肩而过的一瞬间,其中一个小伙子踹了师父自行车一下,师父被踹的差点摔倒,师父便说了一句:你们好生无理。两个小伙子非但不向师父赔礼道歉,反而要大打出手。我深知师父的脾气,在别人打他时,他是绝不会还手的。我怕师父吃亏,也是实难忍受此等无礼,便三拳两脚打倒了这两个泼皮。正当我要继续教训这两个小伙子时,师父动怒了,他喝令我住手,并亲自扶起了这两个小伙子,并赔礼道歉,直说我的不是。我只能忍气吞声的忍受了。

第二天,师父还惦记着此事,对我说,昨天也没问那两个小伙子姓啥名谁,家住何方,要问了,也该去看看他们,不知你下手重不重,我怕伤着他们呐!我当即回师父说,你也太慈悲了,砸死他我也不解气!正说着,那两个小伙子带着礼品进门,见到师父,纳头便拜,口称师父,恕我们无礼!原来,他们久闻师父大名,早有拜师之意,师父也不客气,当面数落了他们一通,后来还真收了他们为徒。在师父的教诲下,这两个小师弟不但学武健体,而且学会了做人,再也不惹事生非了,长大后参军入伍,报效祖国,终为部队武术教官。

常言道,少年怕病,老年怕灾。师父到了晚年,命运着实捉弄了他,灾难袭击他。2008年秋季的一天,师父外出访友,徒步于205国道上,一对老夫妻骑着电动三轮车从他身后撞来,因来不及刹车,便把师父撞到了。这一撞不打紧,导致了师父不得不截肢,事后那位撞人的老夫妻千恩万谢,感谢师父没要他们一分钱的医疗费,我有些不解,师父却说,我已派人打听了这对老夫妻家中贫寒,我再要钱,不是给人家雪上加霜了吗?

就这样,师父虽然遭受到伤痛的百般折磨,而且还截去一条腿,可他没向那老夫妻要过一分钱的医疗费,可见师父的仁慈到了何等地步!足令我们这些当弟子的汗颜,我们要向师父学习的东西太多了啊!

师父对外人如此的仁慈,对我们这些当弟子的更是百般疼爱,呵护有加。在我们这些弟子中,不论谁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,师父都会鼎力相助,毫不吝啬。

我,不胜酒力,平时不喝酒,即便是在非喝不行的场合下,也是象征性的沾唇即是,但有一次,却是着实的例外了,当年我与几个非常知己的朋友小聚,席间,不知怎的,却鬼使神差的喝得酩酊大醉,不省人事。我是怎么被他们送到医院,医生又是如何抢救的,全然不知。我昏迷了一夜,当我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我师父坐在我的病床前。事后我才听说师父闻知我醉酒在医院抢救,便火速赶来。当他来到时正赶上医生要我的亲属签字,在我亲人都不在场的情况下,师父毫不犹豫的站出来告诉医生“我是他父亲我签字。”正是师父敢冒风险签字,才使我捡回了一条命。

“练武之人心要息,休将百姓良民欺,恶霸暴徒刀下死,孝子贤孙要救急,为国为民来除害,名留千秋万古题。”这是师父常常教诲我们的一段名言,我作为他的弟子,完全悟出了此种道理。1989年,我步入了村干部的行列,任村支部书记,刚当村干部时,我一脸的茫然,不知道哪儿该做,哪儿不该做,我只能去找师父,让他老人家来给我指点迷津。记得那是一天晚上我去找师父时,他正在灯下看书,听我说明来意后,他沉思良久,既高兴又婉转的说“我徒弟大小也是个父母官,可喜可贺,为师甚感欣慰,村官不算啥官,但大小也算是个干部。”他话一转,说了句:“我送你几句话,那就是,要知恩、感恩、报恩、施恩,知福、惜福、造福,要感恩共产党,百善孝为先,善待乡亲。要思之慎之,好自为之。”说完,师父继续看他的书了。师父对我当村官一事,似乎不感兴趣。

师父的一席话便成了我当几十年村干部的“座右铭”,也是我终生努力去实践的行动标准和目的。我不敢不去善待乡亲们,我懂得,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,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作为党在农村的基层干部,必须牢记党的宗旨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。上任伊始,我深知当时村里人穷,如何报恩就成了我的一块心病,但是没钱拿什么报恩呢!于是,经过苦思冥想,我多方筹集资金,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,先后建起了加油站,水泥制管厂和汽车修理站,为日后报恩打下了坚实的经济基础。1990年我便开始兑现我要报恩的承诺,为乡亲们寻找一条奔小康的道路。我拿出自己积蓄的8万元,先后为村民建起了花卉基地和蔬菜大棚,当年建成,当年收益。2004年,我投资12万元为村里修了一条长587米,宽5米的水泥路,彻底解决了父老乡亲的行路难问题。莫道桑梓晚,人间重晚情。2007年,我又自筹资金20万元,建起一座敬老院,把全村二十多位七十岁以上的老人集中到这里,吃喝等费用全部由我个人垫付,一直坚持到现在,村民藏西英突患脑溢血,看病缺钱,我送去5000元,村民李如祥患了偏瘫,我送去5000元,转业军人英如广和老伴均患有严重的肺结核病,我不但送去了5000元,还经常为其送汤喂药,直至老夫妻俩善终,抗美援朝退伍老军人马振宏在病重期间,我经常伺候在床前,直至善终。村民英昌亮有病住院急需用钱,我便送出3000元。我做这样的善事,并非为我脸上贴金,而是谨遵师命,“知恩图报,善待乡亲”。

师父乐善好施的善举,影响了我的一生,我做到了知恩,感恩,报恩,施恩,我对乡亲们的热情服务,党给了无尚的荣誉,受到市县领导的褒扬,以及社会各界人士、周围百姓的赞许。2004年被评为县优秀人大代表和先进共产党员,后被选为县政协委员。山东省政协名人录,刊登本人事迹。2011年度被评为临沂市十大敬老楷模,2008年得到来敬老院的韩国友人一行的充分认可和赞扬:“这是功德无量,乐善好施的善举,值得我们敬佩”。

这些成绩的取得当然是党对我长期培养的结果,但也离不开师父的精心培养。父母生育了我,师父培养了我,师父对我的恩德,我今生今世难以报答,只能遥望天堂,以告慰师父教诲之恩了。

达摩西来一字无,全凭弟子自禅悟,红尘万丈三杯酒,千秋大业茶一壶,鸟随鸾凤飞腾远,人伴贤良赴征途,一命二运三风水,四积阴德五读书,厚德载物贵人助......“呜呼严师驾鹤去,哀哉弟子泪哭无。”师父走了,我再也见不到恩师了,谨以此文,怀念恩师,悼念恩师。恩师永远活在我们心中……

 

恩师千古!

恩师安息!

 

 

         少林三十一世弟子  德本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乙未年辛巳月壬午日于古郯

 
(责任编辑:郑州东武太极研修院)
分享到: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